首页 »

英国政坛又乱了:“脱欧”大臣带头离职,特雷莎·梅危险了?

2019/10/18 12:54:49

英国政坛又乱了:“脱欧”大臣带头离职,特雷莎·梅危险了?

“15日,当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唐宁街10号门前誓言继续战斗时,她的盟友和政敌都想知道:她还能坚持多久?”有媒体如是写道。经过5小时激烈会谈,她终于说服内阁支持与欧盟“拉锯”17个月才谈成的“脱欧”协议草案;然而,好消息还没捂热,便有7名阁员集体出走的“冷水”泼来,领衔之人竟是亲自参与协议谈判的“脱欧”大臣。有评论认为,阁员离职浪潮不仅将梅政府推向危险水域,同时确认一个事实:“脱欧”协议“闯关”议会希望渺茫。

 

争议在哪


    
英国脱欧大臣多米尼克·拉布说,“凭良心”不能同意脱欧协议。据外媒报道,尽管内阁支持协议,但约有10名阁员公开反对,约占内阁三分之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份协议最大的争议点可归结为一个问题:对英国来说,究竟是拥有独立的贸易政策重要,还是在爱尔兰(仍将留在欧盟)和北爱尔兰(仍是英国的一部分)之间划一条“硬边界”重要?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道选择题,因为“硬边界”是欧盟、爱尔兰都无法容忍的选项。英欧目前达成的协议是,避免北爱边界出现设有海关、口岸、检查站等实体设施的“硬边界”。如果未来英欧自贸协议谈不拢,双方就北爱边界问题设立“保底方案”,即同意英国整体留在关税同盟,北爱在货物及农产品贸易上留在欧洲单一市场。与此同时,英方须在环境、政府补贴、气候变化、劳动力市场等领域受到欧盟的政策限制。


然而,这样的安排同时点燃了英国“政治光谱”两端以及北爱民主统一党的怒火。“硬脱欧派”认为,英国仍将受制于欧盟,且失去了塑造欧盟的所有权力,无异于画地为牢;“亲欧派”认为,英国应该一直留在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里,保持与欧盟法律的紧密联系;北爱民主统一党担心协议会在北爱和英国其他地区之间划出一道“事实边界”。


“从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到北爱尔兰工会会员,到农村地区的‘脱欧派’,这是一份没有呼应他们最大关切的糟糕协议,”CNN指出,在威斯敏斯特宫和英国的大部分地区,人们似乎意识不到一个现实:他们不可能拿到一份满足所有人愿望的协议。

 

梅的危机?


    
过去一天里,梅遭受的打击不仅来自内阁。有英媒称,多名保守党议员15日向党高层写信,要求对党首发起不信任动议,梅的相位“岌岌可危”。然而,也有评论指出,这或许只是危言耸听。首先,根据保守党的规定,触动“不信任投票”程序的门槛是至少48名保守党议员提交信函。眼下不能确定已达到“门槛”要求。其二,即使触发不信任投票,梅仍有可能“闯关”,并加强自身在党内的地位。


有分析认为,自去年“选举豪赌”中损失多个议席起,梅的领导就饱受争议,但她坚持下来了。如今,她明知无法赢得全部支持却还要执意推进协议,可能是一种“边缘政策”,也可能是一种自信,或者说是对其党内盟友的直接考验:支持我或者推倒我。


“梅的坚决说明两点,首相地位相当疲弱,但同时稳定得让人吃惊,”《大西洋月刊》指出,面对最新的内阁危机,那些曾经帮她化险为夷的有利因素,可能仍能提供保护。


其一,继任者。过去一段时间,缺乏明确的继任者这一点屡屡“保护”梅的地位。如今,即使达到不信任投票的“门槛”,党内也没有一名“靠谱”的替代人选。前外交大臣约翰逊、前脱欧大臣戴维斯和现环境部长戈夫都是可能的竞争者,但他们都没有表露挑战之意。分析人士普遍怀疑,在这个危难时期,真有人愿意接下这个前首相卡梅伦留下的“烂摊子”?


其二,时机。脱欧谈判处于最后阶段(明年3月底的脱欧期限日益临近),尚无迹象表明大多数保守派议员愿意在此时迎来一位新领袖。英国智库“英国在变化的欧洲中”主席阿南德·梅农(Anand Menon)认为,“许多保守党人认为,身陷脱欧危机,如果再发起一场领袖战役,无疑极不体面。”


其三,协议。略显讽刺的是,梅最大的弱点也是一把“利刃”:已谈成的协议。与过去数次政治危机不同,梅手头有一份得到欧盟“背书”的协议。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15日说,不出意外的话,将在本月25日召开的欧盟特别峰会上敲定这份协议。欧盟已暗示,这份协议是“我们能给出的最好结果”。


其四,坚持。昨天在向下议院发表讲话后,梅单枪匹马地为“脱欧”协议辩护3小时,回应各路“连珠炮式”的批评。梅农认为,“有些人可能会迫于压力下台,但这非常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她的词典里没有‘辞职’这个词。”

 

“脱欧”前景


    
当梅告诉国会议员“我们将平稳有序地脱欧”时,议员们报以一阵讪笑。目前达成的“脱欧”协议下月将在英国议会“闯关”,届时会发生什么?有分析指出了两种可能的场景。


其一,议员投票支持协议。尽管这份协议在很多层面并不完美,但它仍将帮助英国避免“无协议脱欧”——可能打击就业、引发经济衰退。同时,尊重2016年公投结果已成为一种跨党派共识。这或许是一种“皆大欢喜”的局面。


其二,议员反对协议或推动“倒梅”进程。这项协议需要获得议会下院650名议员中约320名的支持才能通过。梅无法指望来自反对党的支持:苏格兰民族党被排除在谈判之外,心怀不满;自由民主党“出于原则”将投票反对;大多数工党成员预计也不会支持,部分原因可能是梅的挫败可以增加未来工党夺回首相职位的可能性。更糟糕的是,梅将面临本党成员“反水”,据称约80名“疑欧派”将投票反对她的协议。此外,盟友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可能加入反对行列。如果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退出执政联盟,一场新的大选几乎在所难免,保守党很可能再次丧失议会多数地位。


这对英国“脱欧”意味着什么?分析列出了四种可能的结果。


其一,梅的协议若遭议会否决,“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将大幅上升。尽管“脱欧派”认为这种情形好于一份“糟糕协议”,但它将给英国经济带来灾难性影响。作为一个岛国,英国依赖其与欧盟的贸易联系。“无协议脱欧”将在一夜之间打断其与欧洲的所有纽带,社会经济将一片混乱:英镑持续波动、就业面临风险、经济学家抓狂。


其二,维持现状。鉴于“无协议脱欧”的风险,议会可能会拒绝批准梅的协议,直到明年再批准一份类似文件。理论上讲,英国可以年复一年地以“没有准备好完全‘脱欧’”为理由,延长过渡时期——继续遵守欧盟规则,但没有塑造规则的权力。但在这种情况下,“脱欧”也就成了一纸空文。


其三,退回布鲁塞尔重谈。工党领袖科尔宾暗示,政府可以回到布鲁塞尔,争取一份更好的协议。但欧盟已在过去一年里证明,它受制于自身协议和主观意愿,不可能在规则适应方面屈服于英国的要求。也就是说,即使工党上台,欧盟也不可能改变其现有立场,除非工党同意留在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并接受欧盟法律约束。


其四,第二次全民公投。支持者认为,第二次全民公投不仅是一个选择也是一种必要。因为当初他们受到“脱欧派”政客的各种误导。批评者认为,再次提出同样的问题将破坏英国民主的信誉。


有评论称,在一片混沌中,有一点是明确的:英国只剩下四个月时间来收拾残局。它早晚要做出抉择:是主动离开,还是被欧盟一脚踢开。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