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是鲁迅的门徒,徐志摩的学生,老舍的合作者,中国出版史无法绕开这个名字

2019/10/18 12:54:50

他是鲁迅的门徒,徐志摩的学生,老舍的合作者,中国出版史无法绕开这个名字

“上世纪40年代以后,他一直居住在溧阳路、山阴路一带。直到晚年,哪怕行动不便,也要让保姆推着轮椅,时常到这里转转。”11月20日,在由上海鲁迅纪念馆、上海韬奋纪念馆(新闻出版博物馆)联合主办的赵家璧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座谈会上,鲁迅纪念馆原馆长王锡荣回忆道。

 

赵家璧(1908-1997),上海松江人,早年毕业于上海光华大学,上世纪30年代结识鲁迅、茅盾等著名作家,积极投身左翼文艺运动,主编过《良友文学丛书》《中国新文学大系》等书,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上海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等职。

 

数十年编辑生涯里,赵家璧策划、设计、经营、整理、出版了大量的文艺创作、外国翻译、木刻连环画、版画集、画库等,同时在创作、翻译及文学研究、编辑出版理论等方面也均有建树。上世纪80年代,赵家璧撰写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回忆录,将自己与鲁迅、蔡元培、茅盾、郑伯奇、郑振铎、徐志摩、老舍、靳以等师友的交谊一一记录,集结成《编辑忆旧》《书比人长寿》《文坛故旧录》《回顾与展望》出版。

 

1932年,赵家璧在郑伯奇的介绍下拜访鲁迅,开始了与鲁迅的交往。在当时形势下,赵家璧积极接受鲁迅的指点,双方曾有过多次合作。赵家璧主编的《良友文学丛书》收入《竖琴》《一天的工作》等鲁迅编译的小说;《中国新文学大系》请鲁迅担任《小说二集》的编选工作;在鲁迅的建议和指导下,赵家璧出版麦绥莱勒袖珍本木刻连环画《一个人的受难》《我的忏悔》《光明的追求》《没有字的故事》四种;赵家璧还出版鲁迅选辑的《苏联版画集》,推广现代版画。据《鲁迅日记》记载,1933年到1936年间,鲁迅致赵家璧书信达49封,原件现存45封。这些书信记载了鲁迅与赵家璧的交往以及他们为文化事业做出的贡献,赵家璧将之精心装帧后捐献国家。

 

“他从鲁迅身上感到一种人格魅力,总想‘还’给他一些什么。”王锡荣总结,赵家璧身上有一股“鲁迅情结”,这份情结让他多年担任上海鲁迅纪念馆顾问,甚至连家都住得离鲁迅故居很近。作为中国出版史上的重要人物,赵家璧保留了大量藏书、文稿、书信。最终,鲁迅纪念馆成为赵家璧为自己所藏寻觅多年的“归宿”。在他逝世后,家属将他全部藏书、文稿、书信等重要遗物捐赠给鲁迅纪念馆,用以建立“朝华文库”中的“赵家璧专库”,其中仅藏书就有6000多册,是一笔厚重的文化遗产。

 

如何汲取赵家璧的精神,培养出今天的出版大家,是众人讨论的焦点。赵家璧大学毕业后就在鲁迅身边活动,耳濡目染,其出版功绩、理念和精神值得今人研究、学习。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提出,研究赵家璧,离不开谈论三个人对他的影响,一是鲁迅,赵家璧的出版事业离不开鲁迅的诸多支持;二是他在光华大学的老师徐志摩,赵家璧与徐志摩、陆小曼夫妇关系密切,徐志摩致陆小曼的书信《爱眉小札》正是由赵家璧出版的,当时,他将这些书信的完整手稿影印出版,也是手稿学研究的先行者;三是老舍,他与老舍共同兴办晨光出版公司,今人多谈论良友及《良友文学丛书》,其实晨光所出的《晨光文学丛书》也不可忽视,赵家璧完整出版了当时老舍的所有作品,其中就包括《四世同堂》,声名显赫的钱锺书《围城》也是由《晨光文学丛书》发行单行本的。在陈子善看来,赵家璧宽大的文学追求让他对中国文学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做出了独有的贡献,无论从文学史、编辑史、翻译史乃至略冷门的手稿学角度,赵家璧都有丰富的研究层次,对推动今天的文学出版事业也有诸多启发。

 

座谈会上,鲁迅纪念馆向赵家璧家属赠送了《鲁迅致赵家璧信札》纪念特制本,这45封珍贵信札也悉数收入新近面世的《上海鲁迅纪念馆藏品选》。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该书图文并茂地介绍了鲁迅纪念馆的216件(套)藏品,成为有关鲁迅及现代文化人物遗存的重要工具类图录。同时,为纪念赵家璧先生,上海鲁迅纪念馆出版了《上海鲁迅研究·赵家璧与出版研究》专辑,上海韬奋纪念馆(新闻出版博物馆)出版了赵家璧专题馆刊。

 

赵家璧诞辰100周年举办纪念会时,其子赵修义曾发表《父亲为了书的一生》,他说:“举办这样的纪念仪式,这么多领导、朋友,这么多长辈都来了,如果父亲知道的话一定非常欣慰。按照他的性格,他肯定会说不敢当,过誉了。而且他会说这么一句话,我只不过是一个编辑。他还会说一句话:我度过了为了书的一生。”10年后,赵修义依然强调,希望年轻的研究者不要过高评价赵家璧,“如果父亲知道,一定会说‘过誉了’”。

《上海鲁迅纪念馆藏品选》

上海鲁迅纪念馆 编 郑亚 主编

上海辞书出版社